主页 > O蹭生活 >《柬埔寨宣教有感》超越世代伤痕的爱 >

《柬埔寨宣教有感》超越世代伤痕的爱

2020-06-10

柬埔寨(Cambodia),原称高棉,位于中南半岛,人口总数约一千五百万,拥有闻名遐迩的吴哥窟世界文化遗产。七月中旬,我和翁老师、安老师为了福音的缘故到访这个陌生国度。对于它粗浅的了解,是来自于乔‧布林克里所着《柬埔寨:被诅咒的国度》这本书;此书揭露了柬埔寨政治贪污腐败至极的现况,人民犹如刀俎鱼肉任官宰割,教育、医疗、经济、司法无不与金钱挂帅,没有钱,就享受不到合理的服务。

暴权统治带来长期苦难
该书更提及1975年开始,赤柬(柬埔寨共产党)掌政将近四年,短短四年掀起的腥风血雨,形成的阴霾延续至今,对于后代子孙的影响至深且鉅。在赤柬政权肆虐下,人民的人格扭曲,养成阴暗残酷的性格,在互相撕咬、伤害的尖叫声中,已分不清伤害者与被害者,彷彿集体被活生生地丢进痛苦绝望的深渊。

于是乎,柬埔寨在作者笔下,成为了被诅咒的黑暗国度,阴风惨惨,悲歌处处,也许人间炼狱更适合来形容它。这是历史巨刃刻下的创痛,形成了国家的、社会的、人民的长期苦难。将这些基本资料搜寻完毕,我感觉置身于沙漠之中,黄沙之上尸骨遍野,落日余晖下沉至苍凉的底线,看不见一丝生机,谁的双手有能力扭转这悲惨的沦陷?

保护儿童是重要社会问题
自从对柬埔寨有了些许了解,我不禁怀疑,三个从小与柬埔寨没有什幺特殊关联的台湾宣教士,能够为集体的结构性问题带来什幺改变?带着好奇与沉重併存的心,我出发了。在机场用餐,持着塑胶刮刀在飘着香味的麵包上抹平涂料,锯齿状的刀缘,将涂料铺出细细的沟纹,轻轻地抹平我的口腹之慾。忽然之间,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也是活在恩典之中,如今才有机会安静地坐在这里,等待即将展开的服事;柬埔寨那穿心透骨的世代伤痕,必须以超越时代的恩典抚平。

曾经耳闻或阅读关于柬埔寨的事工,以孤儿院居多。当我自金边机场入关,这条资讯被我使用于初临柬埔寨的「危机处理」。柬埔寨的贪污风气恶名昭彰;机场入境时,海关官员口操华语明目张胆地跟我索款。如果断然拒绝,不知会不会受到刁难,这里语言不通,我担心节外生枝,却又不想助长这种风气,于是我回应我没有什幺钱,我所有的都是要给孤儿,也许这样的回答激起了官员的怜悯之心,他听了后一笑置之,挥手要我赶快通关。

与同工见面后,就开始了奔波赶路的行程。柬埔寨人口百分之九十是高棉族,其他百分之十就是廿余族的少数民族。接洽的同工有高棉族也有少数民族,视不同地点而定。大体而言,当地同工无论高棉族或少数民族,都是以孤儿事工为主,带我们去参观孤儿院,成为最重要的事情。

孩童一看到陌生人来访就蜂拥而上,有的要糖、有的要钱,有的只是想要一个拥抱。孩子们纯真的笑颜和没有戒心的肢体语言,彷彿漾开的水纹,一圈围着一圈扩散、扩散,直到在我们脸上也印出相同的线条。孤儿院是他们最安全快乐的庇护所,家庭或街道的人口贩子、暴力横生等等,促使保护儿童变成柬埔寨重要的社会问题。

向未得之民传福音为首要
走访了多间孤儿院,我隐隐觉得孤儿院不是机构事工的当务之急。孤儿的确无助可怜需要保护,不过根据我的了解,世界各国已有非常多团队挹注资源与心力在孤儿事工上。我们偏重的事工还是福音未得之民(UUPG)。某天,我们召聚了几个核心同工,对他们解说未得之民的意义及事工的导向。原来他们从未听过未得之民,更不知道这是什幺意思。

对于高棉族同工来说,向未得之民传福音的动力较弱,他们对自己国家的少数民族也不太了解,例如族群、人数、分布等等;少数民族彷彿只是一个词语或概念,并没有被高棉族认同为国家人民或同胞,另一个角度是,他们觉得少数民族已被同化,与他们无异,族群识别度仅剩下高低之分的意义。

对于少数民族同工来说,族群差异仍然存在,只是他们同样未曾闻及福音上的未得之民。当我们向他们以神的爱、恩典及真理的角度解释后,他们颇受感动,明白我们与他们连结的初衷,不是孤儿而是未得之民,于是在神面前有了新的立志,愿意把对未得之民传福音视为自己的责任。

我们盼望训练的少数民族同工能够向邻国少数民族传福音。当下,有同工表示不仅愿意向本国的未得之民宣教,更希望把福音传到寮国(老挝)的少数民族,因为寮国少数民族的处境更堪怜悯。

谎言仇恨已深植柬国人心
邻国越南与柬埔寨是历史上的世仇。从十五世纪开始,柬埔寨国势衰弱,饱受越南侵略。1975年赤柬屠杀柬埔寨境内知识份子高达200万人,根据民间流传赤柬当时将此种暴行栽赃给越南,使得柬埔寨人民对越南的仇恨更加深一层。1978年越南进军柬埔寨,公开赤柬暴行的证据将真相还原。然而,谎言与仇恨早已深植人心,直到今日该国人民各持己见,仍有人对越南怀抱着难以化解的历史仇恨。

密密麻麻的你来我往,纷纷扰扰的边境冲突,是首都金边、是柬埔寨被公认的历史事件所不知道的。两国接壤边界的少数民族对于越南的看法又是如何?他们似乎置身事外,却也隐身于暴风中心,这导致他们对于越南有更近距离的观察。总言之,他们认为越南与他们素有纷争、彼此敌对,因此向越南少数民族传福音的建议被他们直接打了回票。关于这点,我们也只能为他们祷告,希望能早日放下仇恨。

迫害倖存者受福音感动
UUPG乃机构事工的重点,对柬埔寨少数民族是一个新颖的概念。柬埔寨少数民族有官方公布的族群,但实际上可能更多,如果再加上UUPG福音人口比例,需要更精确的调查数据。目前我们从同工提供的资讯是少数民族大部分信奉佛教,没有听过福音,可以说柬埔寨很多少数民族都是UUPG。这是此行我们赋予同工的重任,先从本族开始调查UUPG,再扩大到他族、邻国族群。这份事工需要相当的资源来支持柬埔寨同工。

此行还有一个很特别的经历。赤柬当权期间所屠杀的200万知识份子,仅有七名倖存。这次我们会晤其中一位倖存者,他活跃于国际舞台上,现受政府特别保护。我们向他传福音,他说如果从佛教改教为基督教,政府会停止对他的经济补助,但是他认为基督教是很好的信仰,他愿意向亲友介绍这个信仰。临走前,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又为他祷告,最后说:「耶稣爱你」,他竟流下泪来,直到送我们离开。

脱离黑暗唯一解套方法
一次简短的会晤,没有太多花俏的语言,让我们再次见证福音本是神的大能,要救一切相信的人。本来我想他自己不愿意相信,如何把信仰介绍给别人呢?但是福音的的确确是神的大能,祂独行奇事,人只有衷心叹服,福音在人心里运行的奥秘,超乎人心所想、耳朵所闻!

本文一开头就提到《柬埔寨:被诅咒的国度》一书,书名相当震撼人心,诅咒一词表达出柬埔寨那似乎永远循环的黑暗年代,黑色的重量一层层笼罩,几乎要变成难以搬离的巨岩。柬埔寨极度的贫穷、残酷和不公不义等情形,是身为西方白人的作者难以想像,也许他认为除了诅咒以外,没有更好的说法来解释柬埔寨的现状,最后只能无语对着吴哥窟里众偶像傲视人间的笑容,质疑天堂与地狱的差别究竟何在。

若说起诅咒,创世记第三章描写了人类犯罪及神对犯罪的审判结果,也就是对蛇、夏娃及亚当的诅咒,并且祸延子孙。我们原本都是活在诅咒、痛苦与恐惧中,世人因首先的亚当受到了相同的审判,却也因末后的亚当蒙了相同的怜悯得以赦罪。而接受十字架、罪得赦免,是柬埔寨脱离诅咒的唯一解套方法。倘若还有人问我,在这样一个彷彿已经污秽的无法流动的污水池里,你能做些什幺?我的回答将如彼得般:「金银我都没有,但我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…」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